光洁的小腿晃呀晃,粼粼水波荡漾在小脚丫的下方河

 光洁的小腿晃呀晃,粼粼水波荡漾在小脚丫的下方

 河垒,几位占星者坐在船边,贝乐丝在疲惫地出神,看起来生无可恋

 她不在这里,光头提醒她,你的爱人红王跑去南边打瓦兰提斯了

 是啊,她长叹出声,走,我们去南方

 【赛荷鲁江与洛恩河交界处,西岸】

 他的手指抓紧了茅草编成的尖顶帽,深深的法令纹不断因回忆而舒张收紧,那个方下巴,突然抖了起来,这是要发言的先兆

 我是个老实的庄稼汉,你们都认识我,叫我重犁,因为我年轻那会儿,犁地时又快又稳,比牛和马还要可靠,他的眼神在一个换一个地注视自己的乡亲,似乎是在寻求支持,

 我有个婆娘,曾经有,我有两个女儿,曾经如此,我帮助主人劳作,将所有的收成上交,只留下自己的口粮,但是在十年前,当我交粮时,龙便告诉我,我是个奴隶,我的老婆和孩子也是奴隶,我们不是一家人,奴隶没有结婚这种事儿,只够格跟牛马一样交配,所以,他只给我一个人的口粮,我问他,我家婆娘女儿吃什么?他告诉我,去吃屎

 龙便,龙便!众人喧嚣,将一个鼻青脸肿的中年人推了出来

 安静!

 重犁继续道:我说,我很努力,我耕种的地是别人的三倍,我可以养我的家里人,他说,你老婆和你女儿没干活,不配吃,我就说,她们干活,她们织布,洗衣,去你的旅馆让人睡,他们是干了活的,然后他说,我老婆打鼾的声音太响,不配

 龙便就和他爹一样,是个混账!一个黝黑的奴隶大喊

 即便是位处南方的瓦兰提斯境内,冬季也足够单调,阴沉沉的天空,深褐色的木屋,还有灰色的大象,棕色的耕牛和挽马,一切的色泽都是冷飕飕的

 我身着朴素的亚麻长裙,外头套了一件红狼皮的披肩,和亚里安两人站在人群之中,旁人频频回首看我们,不知道我俩的底细,亦或是,把银发的亚里安当成了瓦兰提斯的自由民,所以心里忐忑

 不过周围都是剥皮卫兵和洛恩王国的军队,所以他们并不是太担心,在目睹了土地确权之后,这里的农民算是相信了我们的政策,是实打实的

 但是有一个不小的隐患,跟随我的人,科霍尔的、七国的,那些骑士和首领都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帮我打仗,应该由他们分得土地和人口才对

 就这点,我许诺给他们以食邑,在战后统一封赏,换句话说,先行归我,然后再行分封

 那么,当下,这些就是我的地盘和子民,当然是我说了算

 不过,他们牢骚满腹,甚至发生了劫掠和扰民的事端,或许我要先给一点甜头

 先说当下

 我和我的王后,正在观摩这里的村庄活动

(责任编辑:天下彩王中王精选资料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hisbikelife.com/xijia/2021/0112/4010.html

上一篇:我似乎看到了咕噜的身影,不过他早已离开,那是我被行刺的当

下一篇:仙之法,星焚苏浩达到准圣,已经逐正版二四六精选资料步的开始施展仙

相关阅读

留下评论

(必填)

(必填)